大趋势

您的位置是:首页>国际贸易论坛>大趋势

自由贸易区合作与治理机制构建研究

发表于:2020-06-30 16:25 作者:admin

王朝领

                        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 北京 100871

  摘要:从全球典型双(多)边贸易协定的合作以及治理机制等方面阐释了在全球范围内现存的经济贸易协定的相关情况

  一、全球典型双(多)边贸易协定的基本情况

  (一)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基本情况

TPP是一组关于多边关系的自由贸易协定,其前身是TPSE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由于该协议为四个国家发起并签订,因此又被称“P4协议”。2006年P4协议正式生效,三年后美国总统奥巴马对外宣称正式进入TPP谈判。随后于2011年在9个成员参与的会议中通过了TPSEP纲领性文件。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从最开始的4个成员国增加到包括澳大利亚、美国、新加坡、日本等12个国家,这12个成员国于2016年在奥克兰签署TPP协定。到如今为止,“一带一路”建设、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P等多个贸易协定普遍出现在国际上并且形成了多轨竞争的情况,也导致亚太地区建立自由贸易区的计划面临着巨大的挑战。美国总统特朗普于2018年正式宣布退出TPP,迄今为止TPP剩余的11个成员国在日本引导下重新修订TPP内容,并更名为CP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进展协定)。如今无论是TPP还是CPTPP 都开始将其主要重心转移至亚洲地区。

目前TPP并没有真正的开始实施,但是由于TPP主张的高标准、宽领域和贸易全覆盖等特点,一旦正式实施对于全球、亚洲和中国来说,必定会产生无法估计的影响。因为TPP在政府采购、环保、原产地、劳工等诸多项方面制定了超高标准的条款,这些条款对发展中国家并不太友好,同时这些高标准条款也会造成其成员国之间的巨大分歧。

2011年11月,东盟国家首次提出并以东盟为主导的区域经济一体化合作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2015年3月,中国发布了“一带一路”建设愿景与行动文件——《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鼓励积极利用现有双多边合作机制,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全面提升开放型经济水平。

  (二)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的基本情况

1995 年欧美国倡议共建“跨大西洋新议程”(NTA),此后由于 NTA 与WTO之间存在着多边机制矛盾等原因,以流产画下句号2007年,欧美以协调和监管为目的希望成立大西洋经济委员会,受制于债务危机和金融危机影响下欧美经济发展疲乏无力、WTO成员之间的新一轮多边贸易谈判一直停滞不前等原因,该提议胎死腹中。2011年11月的欧美峰会上,双方共同授权设立“促进工作与经济增长高级别工作组”(HLWG),其主要任务是“制定欧美贸易和投资政策措施,以促进双边就业、经济增长和国际竞争力”,以便寻找新途径、新方法,挖掘欧美双边自由贸易的所有潜能。2013年2月欧美HLWG举行会商,主要包括制定贸易规则、市场准入、监管与非关税壁垒等议题。在HLWG会商4个月后,欧美正式宣布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TIP)进入谈判阶段。TTIP谈判在2016年陷入了停滞状态。主要是由于美国在允许欧盟进入美国政府采买项目的问题上存在着分歧,并且双方在开放欧洲各项服务业市场上也存在着意见不合等问题。由于这些原因导致TTIP的谈判没有顺利开展下去,但是如果TTIP谈判成功,他们所创导的贸易规则将会改变其他贸易组织,甚至是世界多边贸易规则。也将成为全球贸易与合作新型标准,以及其他贸易协定的榜样。

  (三)双(多)边服务业协议的基本情况

近几年来,日本、美国、欧盟等国家将全球性自由经济贸易的规则体系重新洗牌,是为了能够再次持续不断地牢牢把握国际上经济贸易的主要领导权,更是为了能够不遗余力的更新、制定一套从头到尾不同于世贸组织的全新规则、全新秩序。这一过程中不仅是推动TPP、TTIP进程这么简单,他们还希望重新塑造国际服务贸易领域的规则。因此可见,PSA谈判主要目的是在于建造一套统一的全球服务业规则。一旦PSA谈判成功,欧美日等发达国家将占有大半部分的服务业市场,他们就能牢牢掌握住贸易竞争中的话语权和主动权,特别是在服务领域贸易的竞争中,而PSA也将成为各国衡量服务业领域的一项标杆。这样的情况一旦发生会直接影响到多边化组织,其中最为突出的是APEC和WTO,因为它会逐渐将其边缘化以及空心化。

  (四)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的基本情况

RCEP 是当WTO谈判遭受阻碍的时候,各国之间为了能够解决一些负面影响,并且能够通过RCEP的建立使WTO谈判能有新进展,从而站据世界经济的重要位置,为此东盟从自身利益出发在WTO谈判不顺利的时候,在经济部长会议上提出建立RCEP草案,随后于第十九届部长会议正式批准RCEP。一年后中国、韩国、东盟十国、印度、澳大利亚和日本等国家领导人开会商讨并确定推进RCEP,最后发布启动RCEP谈判的联合声明。RCEP积极推动谈判工作以及争取谈判在2016年能够结束。至此以后,RCEP进行了多次多轮谈判,东盟宣布组建经济共同体后以“互联互通的总体规划和共同体愿景”为主题发布纲领性文件。东盟与中国在自由贸易区上开展了一系列的活动,东盟与香港之间的谈判进程持续加快,这都促使着RCEP建设更进一步。最终,RCEP 2019年11月结束谈判,占全球人口数量一半,占全球生产总值32.2%的,全球内覆盖面积最大、覆盖范围最广的自由经济贸易区宣告成立。

  二、全球典型双(多)边贸易协定的主要困境

  (一)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主要困境

第一,贸易、安全等政策目标与政治相互交融合作下产生了TPP,因此TPP的政治性、经济性特点导致想要化解这两个层面的矛盾着实困难。第二,TPP内部政治问题是各成员间相互斗争的主要矛盾,各国对多元化的理解与认定存在严重分歧以及超于实际标准的高要求自贸协议等问题。第三,由于成员国包括有发达国家以及发展中的国家,两种不同发展阶段的国家之间对于其利益的诉求存在分歧,还包括文化差距较大以及社会发展与经济发展水平不均衡等难题,这些原因导致谈判协议达成后,实际履行困难重重。

  (二)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的主要困境

第一,欧美一直主导着国际上贸易交易,其动机自始至终都是以自身利益出发想要建设新的标准、新的规则,这种贸易形式的建立,对WTO来说是站在对立面上的挑战。因为他们的动因完全相互抵触。第二,欧盟与美国之间在理解认知上也存在巨大分歧,两国之间相互博弈确实难以判定谁胜谁负。第三,TTIP开始正式实施,无疑将会给欧盟与美国带来诸多问题,无论是消费者保护方面、还是环境等多个方面都会威胁到欧盟一体化。

  (三)诸边服务业协议的主要困境

PSA 是欧盟在加入WTO 以后许多成员国参与制定的一个自由经济贸易合作协议,它能够积极推动、加快经济贸易自由化的前进步伐,同时也保证日本、欧盟、美国等发达国家持续加强对于全球服务业的垄断,并且最后的结果也是逐步代替WTO 中对服务领域贸易制定的规则。PSA 服务业领域的谈判内容主要包括有互联网、金融、移动通信网络、快递、物联网、传播、观光、电信、运输、电子商务等。据大数据分析可知,美国、欧盟、日本的服务业总产值占领了全球的三分之二以上,在市场上具有无可置疑的话语权。导致PSA进程缓慢的主要原因是:第一,PSA是以欧美为主,没有发展中国家的参与。第二,PSA设定了过高的标准和不好跨过的门槛,这样只对小部分国家有益。

  (四)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的主要困境

RCEP 存在着运行机制和制度的设计等方面的问题,总体概括为:第一,由于RCEP 成员国发展层次不同、贸易规则意识薄弱、标准不高、贸易开放条件过于狭窄等原因,导致RCEP 需要面对的是从五个自由经济贸易协定开始向着RCEP 的持续谈判的升级状态。截止2019年11月RCEP总共开展了28个回合的谈判,RCEP谈判涉及简化贸易规则、服务业开放、关税减让等内容,但是由于其标准不是特别高以及其贸易时对外开放的条件也有些苛刻,特别是在与PSA、TTIP、TPP等协定进行对比时可以看出,RCEP没有制定需要统一的规则,也没有要求大家一定要一起遵守,RCEP显然能够关照到RCEP成员国各个方面经济发展水平之间的差异,以及各个成员国或组织成员之间进行谈判与协议的各项条件等差异。但由于没有统一的规则致使小多边协议以及谈判进度的差异没有得到解决,导致RCEP 的谈判进程坷坷坎坎。第二,高难度的多边谈判。目前来说,在RCEP 的协议框架下受影响最多的是“东盟+1”协议与自由贸易协定,在RCEP影响下需要进一步整合协定内容。与此同时,很多的RCEP成员中并没有制定双边的自贸协议,以现有自贸协议来看,存在整合难度大、实施困难等多方面的难题。第三,RCEP是具有高度自由化的自贸协议,因此各成员间阵营分级化严重、领土和领海争议不断、历史认知偏差、谈判的成果少、谈判的进程过多等问题,对推动RCEP 的进程造成深远的影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