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趋势

您的位置是:首页>国际贸易论坛>大趋势

“一带一路”倡议下新疆建立数字贸易中心的优势与思路

发表于:2019-11-18 08:59 作者:admin


克甝   杨习铭1   蔡青青2

1新疆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新疆乌鲁木齐 830012

2新疆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新疆乌鲁木齐 830012)


摘要:数字经济已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新的经济增长点,数字贸易俨然成为降低成本、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和推动新时代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核心区数字贸易中心建设有助于核心区实现高质量发展目标。本文通过分析构建“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数字贸易中心的必要性和有利条件,提出核心区应打造“一心、二轴、一港、一区、二岸”协同发展的区域数字贸易中心发展格局,并进一步明确了“乌鲁木齐为核心、克拉玛依-石河子为辐射北疆及我国东部地区的轴心、喀什-库尔勒为辐射南疆及我国西部地区的轴心、阿勒泰区域为辐射上海合作组织及中亚地区的数字贸易中心试验区、霍尔果斯为辐射中亚的数字贸易中心试点港、吐尔尕特口岸和红其拉甫口岸为联通吉尔吉斯斯坦和巴基斯坦的数字贸易合作口岸”的功能定位和主要任务。

关键词:数字贸易中心;全产业链;信息技术;高质量发展

引 言

数字贸易是数字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其以互联网为基础,以数字交换技术为手段,为供求双方提供交互动所需的数字化电子信息,实现以数字化信息为贸易标的,创新的商业模式。数字贸易通过联合运营模式,倡导企业以统一的技术标准搭建全球公共数字贸易平台,并以消费主权资本论调动消费者参与的主动性,平台本身不提供商品,而是通过供求双方互动电子信息通道达成数字化信息的高速交换,将数字化信息作为贸易标的,在完成商品服务交易时实现收益。目前,学术界对数字贸易的定义尚未统一,较为权威的定义是:“基于互联网和互联网技术的国内商业和国际贸易活动。其中,互联网和区块链技术在组织协调、生产或者传递产品、服务方面扮演着重要的作用。”数字贸易的高速发展是降低成本、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及重构商业版图的重要路径,俨然成为新时代推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

新疆是我国重要的资源战略基地、西部地区经济增长的重要支点、我国向西开放的重要门户和战略屏障、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需要通过建设数字贸易中心来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提高区域全要素生产率,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

一、“一带一路”倡议下新疆建立数字贸易中心的必要性

(一)有利于“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商贸物流中心建设

新疆地处我国西北边陲,正好位于亚欧大陆地理中心,与八国毗邻,地缘优势突出。2014年,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提出要将新疆建设成“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而“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的重要方向之一是商贸物流中心。依托数字贸易中心建设,将大大加快核心区商贸物流中心的建设步伐。2018年,核心区数字经济整体规模高达2800亿元以上,占当年GDP23%,同比增速超过10%,增速位居全国前列;丝绸之路经济带途经的西部九省区尚未正式明确提出建设数字贸易中心的战略定位,但多数省份已经提前布局。虽然新疆拥有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的战略优势、地缘优势和先试先行政策优势,但若不能提早布局顶层设计,精准定位自身功能,将在未来数字贸易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因此,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数字贸易中心迫在眉睫。

(二)有利于“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实现高质量发展

2018年,由新疆高新智慧大数据信息技术开发的新疆农业大数据平台在乌鲁木齐高新区(新市区)上线,不仅为农民解决了农产品供求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还提供了惠农政策、科学种植、自然灾害预警等服务,有效提高了广大农民应对市场变化及风险的能力。如今,核心区已初步形成以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为基础,以电子信息制造业、通信服务业为增长点,以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电子商务带动融合应用的数字经济发展格局,数字经济已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经济新的增长点。通过建设核心区数字贸易中心,加快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开发与应用,深入实施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战略,推进实体经济迈向数字化、智能化,有助于核心区实现高质量发展目标。

(三)有利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稳步推进

建设核心区数字贸易中心,有助于加强与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的共商共建共享,兼顾双边、三边甚至多边利益,彰显中国与上合组织及中亚区域合作组织国家共同的智慧和创意。一方面,数字贸易中心可以加强欧亚经济联盟、一带一路、草原之路和光明之路等战略和政策对接,加强丝绸之路沿线国家产能、农业、高技术、金融、交通物流等多领域合作,不断营造合作增长点。另一方面,数字贸易中心可以精准定位合作各方的优、劣势产业,从而秉着比较优势原则,将各方的潜能充分发挥出来,将数字贸易中心的成果惠及丝绸之路沿线更多的国家,进而打造区域经济利益共同体和人类命运共同体。

二、“一带一路”倡议下新疆建立数字贸易中心的优势

(一)政策优势

2014年,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被定位为国家战略;201965日,中俄建立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将两国关系提升到更高水平;同年613日,习近平在比什凯克访问时提出要积极促进贸易和投资便利化,这些均为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数字贸易中心指明了方向并提供了政策保障。

(二)大数据优势

新疆依托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正在努力完善大数据基础设施,集聚和扶持大数据企业落地、壮大,不断提升大数据的应用服务能力,在信息化大潮中谋求新的发展。目前,新疆正在积极筹划跨境自由贸易区、跨境经贸合作区、跨境经济合作中心和跨境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通过建设基础经济数据、图文数据、地图数据、经贸服务信息、数据索引系统、跨库交换与共享平台,可为新疆建设数字贸易中心,进而服务于中国-欧亚经济联盟、中国-SCO、中国-CAREC、中国-中亚-西亚-南亚自由贸易区提供数据和智库支撑。

(三)技术优势

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数字贸易中心建设可充分借鉴和参考贵州“云上贵州”大数据平台发展模式,通过共享大数据平台发展智能制造、物联网,形成西部南北双核的大数据平台,进而打造成丝绸之路经济带大数据科技中心。目前,核心区正依托国家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专项和试点示范项目,通过加快工业互联网平台在核心区行业龙头企业和产业集聚区的应用推广,大力推进不同层级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同时,核心区已有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天眼、卫星应用等信息系统,均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科教文卫、文化旅游、产能与经贸合作提供了技术支撑。

三、“一带一路”倡议下新疆建立数字贸易中心的思路

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数字贸易中心,要结合核心区已有的跨境经贸合作区和边境自由贸易区,依托中巴经济走廊、中俄蒙经济走廊建设合作项目,挖掘和培育数字经济的新增长点,并通过加大政策支持力度、构建统计体系、扩大新兴数字服务出口、提升开放度、培育市场主体、开展人才培训等一系列创新举措,鼓励企业参与重点数字经贸产业园区、边境数字经贸合作区、跨境数字经贸合作区和边境自由贸易区建设。

(一)布局规划

《新疆城镇体系规划(2012-2030)》提出,将天山北坡地区建成国家重要的经济增长带并率先实现现代化,打造一批引领全疆发展的中心城市和绿洲城镇组群,最终形成“一圈多群、三轴一带”的城镇总体空间布局。

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数字贸易中心应以区域内重要经济增长极——天山北坡经济带城市群为核心,同时实现喀什和霍尔果斯两大经济开发区协同发展。

 


图1“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数贸中心布局规划图

核心区数字贸易中心以乌鲁木齐市为核心,以克拉玛依-石河子作为辐射北疆的轴心,以喀什-库尔勒作为辐射南疆的轴心。同时,霍尔果斯市作为辐射中亚的数字贸易中心试点港,阿勒泰区域作为辐射四国六方的数字贸易中心试验区,吐尔尕特口岸和红其拉甫口岸作为联通吉尔吉斯斯坦和巴基斯坦的数字贸易合作口岸。进而形成“一心、二轴、一港、一区、二岸”各有侧重、协同发展的区域数字贸易中心发展格局(图1)。

(二)功能定位

乌鲁木齐作为核心区数字贸易中心的核心,要以数据确权、数据采集、数据资产、数据服务等为重点,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区块链、大数据产业高地。

克拉玛依-石河子作为辐射北疆及我国东部地区的数字贸易轴心,主要建设以能源和传统产业为核心的数字贸易中心。作为石油城市,克拉玛依市可充分发挥其资源优势,并大力打造以能源为核心的数字贸易中心;石河子则充分利用石河子工业园区打造新疆传统产业数字贸易中心,实现大数据和产业中心协同发展。

喀什-库尔勒作为辐射南疆及我国西部地区的数字经贸轴心,一方面应充分发挥喀什经济开发区作为南轴核心的功能,另一方面应大力推进库尔勒市以信息化产业为龙头企业的数字贸易发展,促进数字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加速经济和社会信息化进程。

阿勒泰区域作为辐射上海合作组织及中亚地区的数字贸易中心试验区,其主要功能是通过打造四国六方的数字经贸中心,加快推进阿尔泰合作区与“一带一路”、中蒙俄经济走廊、欧亚经济联盟、“光明之路”和“草原之路”等重大战略的对接,在科教卫体、文化旅游、矿业、经贸等重点领域开展交流与合作,发展长期睦邻、友好合作关系,打造互利共赢的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

霍尔果斯作为辐射中亚地区的数字贸易中心试点港,主要依托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并充分利用其综合性国际贸易中心示范区的优势,重点打造跨境商务大数据平台。

吐尔尕特口岸和红其拉甫口岸作为联通吉尔吉斯斯坦和巴基斯坦的数字贸易合作口岸,主要借助数字贸易中心建设,加强口岸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加快疆内生产要素的流动和资源配置,整体推进国际经济中转大通道健康快速发展。

(三)主要任务

作为新疆最大的商品集散地和中亚地区重要的进出口贸易集散地,乌鲁木齐应努力从货物贸易、服务贸易进一步发展为数字产品贸易,形成以高新技术、生物医药、材、石化、轻工业、电子信息为主的数字贸易产业集群,将数字技术引入产业技术全渠道、全产业链营销过程,同时积极创新数字贸易体验消费、线上线下、社交电商、无人零售等新业态新模式。

作为辐射北疆及我国东部地区的数字贸易轴心,克拉玛依市应借助油田生产、科研、管理、决策等,形成完整的能源数字贸易的信息标准和数据管理、业务处理等应用集成的平台体系,进而发展为国际能源数字贸易中心;石河子在园区“四中心和三基地” [2]的基础上,应进一步实现大数据和产业中心协同发展,建立以数字化产业带动园区智能化升级。

作为辐射南疆及我国西部地区的数字贸易轴心,喀什数字贸易中心需坚持以文化旅游和科教文卫数字化体制创新为先导,致力推进数字贸易区建设、文化旅游融合发展、科技经贸创新、数字经济区建设,努力建设数字贸易的“一区四中心”[3];库尔勒市则通过开展面向实体产业领域的生产制造、现代物流及大宗商品交易等环节的云计算和大数据应用平台建设、应用研发及开发电子商务互联网企业,推进国家电子商务和数字经贸示范基地建设,促进数字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加快经济和社会信息化进程。

作为辐射上海合作组织及中亚地区的数字贸易中心试验区,阿尔泰的主要任务是积极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科技中心和阿尔泰区域科技合作中心的建设;积极组织科研院所、高校以及地州相关单位与俄、哈、蒙各方紧密合作,推进农业、畜牧、林果业及生态保护等方面的科技合作与交流;积极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创新驱动发展试验区建设,并带动中俄哈蒙阿尔泰区域科技创新合作。

作为辐射中亚地区的数字贸易中心试点港,霍尔果斯的主要任务包括:首先,整合中心跨境电商信息资源建立跨境电商大数据平台,实现跨境电子商务企业、物流、仓储、人才和交易信息资源等大数据共享,为园区企业、商户提供电子商务实时信息数据基础保障;其次,推进中哈边境合作中心电子商务标准化建设,通过建立跨境物流标准、跨境仓储标准、跨境电商综合服务等标准化应用模板数据库,促进跨境物流、跨境仓储和电商人力资源标准化管理;最后,搭建大数据监管平台,通过跨境电商物流运输管理和监管数据应用平台、网络安全规范和风险预警防范体系建设,提升大数据监管平台的安全防范和监管效率。

作为联通吉尔吉斯斯坦和巴基斯坦的数字贸易合作口岸,吐尔尕特口岸和红其拉甫口岸应加强口岸基础设施建设,通过搭建大数据和区块链平台以推动“电子口岸”建设,通过完善与周边国家的通关便利化机制以提高通关效率,通过创新物流管理理念以促进口岸现代物流业发展。此外,加快把中吉和中巴口岸由通道发展成集散中心、中转中心、物流经济走廊,形成“边境中心+多个边境口岸+节点城市”共同作用的经贸物流聚集效应,“以点带面”并最终将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物流通道打造成网轴和国际物流经济走廊。

结 语

“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数字贸易中心通过提供多语种数字资源展示、经贸信息服务、跨境电子商务、大数据分析等数据服务功能,共建、共享大数据资源,链接和整合各大口岸、商圈、景区等一批疆内酒店、餐饮、娱乐和跨境电商企业,为企业和商户提供数字经贸全产业链线上线下服务,促进企业和消费者间的信息互通,实现产品联合推广与品牌创新营销,推动新疆整体经贸活动繁荣发展。随着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核心区区域数字贸易中心建设不仅有助于我国更好地促进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在科教卫体、文化旅游、矿业、经贸等重点领域开展国际交流与合作,发展长期睦邻、友好合作关系,与国内外携手打造互利共赢的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而且有助于上合组织多边合作机制作用的发挥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丝路基金等金融机构的运作,从而加强与中亚、南亚、西亚及欧洲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和贸易往来。




友情链接